字幕网app下载官网安卓污

吕蕊儿一大早就来阮家找阮明姿了。

阮明姿家的院门还倒在地上,她有些奇怪,正迟疑的探头想看看人在不在家,就听得身后有人在说话:

“蕊儿,你找我?”

吕蕊儿吓了一跳,回头就见着阮明姿背着个背篓站在后面,背篓里装满了一些她认识的不认识的草药,看样子是刚从山里头采药回来。

“这是咋了?你家门咋坏了?”吕蕊儿跟着阮明姿进了门,阮明姿看都没看那倒塌的院门,不欲多说,颇不以为意道,“没事,昨晚上被人踹倒了,不要紧。你爹今儿有空吗?我想请吕叔帮我打两扇结实点的木门。”

“嗨,我爹跟我哥昨晚半夜回来的,在家里头补觉呢,估摸着下午有空,这都是小事!”吕蕊儿也没放心上,态度热情的很。以往见了阮明姿总是要别扭一会儿,这次却看着积极主动了不少,围着阮明姿像小狗似的,跟来跟去。

阮明姿在井台边汲水,她便巴巴的往井里看;阮明姿走到灶房去择菜,她便蹲在那儿还主动要求要帮阮明姿一道择菜。

这样下来没多久,阮明姿先受不了了。

“你今儿到底怎么了?”

吕蕊儿大概也在等阮明姿主动问这个,阮明姿刚一开口,她就迫不及待的嘿嘿傻笑两声,露出一分如梦似幻的神情来:“我昨儿去找秀平哥了。”

阮明姿倒没有很意外,只挑了眉看吕蕊儿:“然后呢?见着了?”

“没见着。”吕蕊儿理直气壮道,“但是我见着了秀平哥她嫂子,正在外头浇花,她跟我聊了几句,后面说到秀平哥,她说秀平哥一心向学,眼下这几年都不会考虑儿女私情。”

撩人漂亮女孩穿着透明睡衣私房图片

“就这你乐成这样?”阮明姿有些无语。

就这?就这?就这?

看小姑娘乐得找不着北的模样,她还以为是简秀平给了小姑娘什么承诺呢。

吕蕊儿越发理直气壮了:“什么叫就这啊!我还小呢,既然秀平哥的嫂子亲口说眼下秀平哥眼下这几年都不会耽于儿女私情,那不就是说秀平哥会等我长大吗?正好我还小呢!”

“……”想吐槽的地方太多了,阮明姿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才好。

她最后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懵懵懂懂的吕蕊儿的小脑壳:“你才多大!就满口什么儿女私不私情的!秀平哥的嫂子也真是,跟你个小不点说这个,她什么意思啊?”

简秀平嫂子的意思,阮明姿其实懂,就是委婉的告诉吕蕊儿这个怀春的小姑娘,人简家不会考虑她的。

可吕蕊儿单纯的很,竟然把这个听成了简秀平会等她长大的意思。

阮明姿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但转念想想,吕蕊儿这会儿还不到十一,还是个孩子,孩童时代对于优秀的人有些憧憬,似乎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阮明姿还在走神,又听得吕蕊儿有些得意道:“对了,秀平哥的嫂子还跟我打听你了。”

“我?”阮明姿挑了挑眉。

打听她做什么?

吕蕊儿虽说经常因着简秀平跟阮明姿拈酸吃醋,但在人情世事上却还是个单纯懵懂的小姑娘,她叽叽喳喳的跟阮明姿学了一通,“……就是问我,你跟秀平哥还有没有来往啊什么的。”

阮明姿心下无语,这简家,还真是把她当贼似的惦记。

两人一边说着话,阮明姿手脚麻利的做了一锅烩菜,还特特放了些她一大清早刚从山上采回来的草药,做成了药膳。昨晚上阮明妍因着受惊,又被夜风一吹,多少有些发热,虽说没到喝药的程度,但阮明姿想着还是先吃点药膳滋补一下。

因着发热,阮明妍有些恹恹的,阮明姿帮她拿帕子擦了擦手跟脸,便把她牵到桌前吃饭。

阮明妍很乖巧的坐在那儿,捧着她的小碗,小口小口的喝着汤。

吕蕊儿这些日子跟阮明妍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是把她当小妹妹疼的,见着阮明妍恹恹的无精打采的样子,也是心疼无比,同阮明姿说道:“……我记得上次我发热时,盖了被子睡了一整天,再醒来就好了不少,一会儿让妍妍再去睡会。”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得院子外头有些闹哄哄的,吕蕊儿是早就用过早饭的,这会儿听着动静也有些待不住,窜起来:“我去看看外头有啥事。”

她兴高采烈的看热闹去了。

没多时就跑回来,兴奋的小脸都有些憋红。

“来了个小轿子!”吕蕊儿比划着,她长这么大还没坐过轿子,“粉色的!还有撒糖的!她们说是去接梨花姐的!大家没吭声的,都等着看他们到了冯家接不到梨花怎么办!”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极为愉悦,张开手,露出几块油纸包着的糖果来,在阮明姿跟前显摆一遭后,便往阮明妍衣服兜里一塞,“对了,我还接了好多糖!都给妍妍,妍妍吃了就不难受了!”

阮明妍眨着眼睛,软软的朝着吕蕊儿笑了笑,似是在说谢谢蕊儿姐姐。

吕蕊儿只觉得自个儿心都要化了,要是有个亲妹妹,怕也就这样了。

因着这事说起来怎么也跟阮明姿有些关系,阮明姿收拾好了碗筷,便打算过去看看情况。

阮明妍因着身体不舒服,有些犯困,揉着眼睛,又去睡了。

阮明姿便掩上了还剩半边的门,同吕蕊儿一道去冯苟生家看热闹。

两人到冯苟生家的时候,冯苟生的院子外头挤满了看热闹的,院子里闹成了一团。

吕蕊儿跟阮明姿两人仗着身板小,像两尾小鱼儿,灵活的钻过人群中的缝隙,挤到了前头。

包着一只眼的冯苟生正跪在地上跟一个拉着脸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苦苦哀求。

那中年男人根本不想听,无奈腿却被冯苟生抱住了,动弹不得。

冯苟生一扭头,正好见着阮明姿抱臂站在那儿笑吟吟的看热闹。

这可真是新仇加旧恨,冯苟生跪在地上,指着阮明姿,同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急急道:“刘老板,我真没骗你!我女儿就是被她给藏起来了!”